新闻看点

原油期货机制渐趋成熟 引领中国期市国际化新征程


2018-08-08 16:50:14   点击:
2018年,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成功上市,开启了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元年”。

上市4个月以来,我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运行平稳,市场参与者逐步增加,各业务环节衔接顺畅。截至7月31日,按单边统计,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772.53万手,成交金额3.67万亿元。

功能发挥效应凸显引领国际化征程

“今年以来,期货市场对外开放迈出实质性步伐。”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今年的陆家嘴论坛上表示,“未来还将推动更多商品期货和金融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更好服务国际大宗商品贸易、产业升级调整和实体及金融企业的风险管理。”

上市4个月有余,原油期货的市场影响力正逐步显现。截至7月底,单日成交量平均8.88万手,最高达到17.45万手;单日持仓量平均1.39万手,最高达到2.36万手;单日成交金额平均422.31亿元,最高达到872.94亿元。开户数量稳步增长,境外客户的参与度也在逐渐增加。

目前,上海原油期货的日成交量已超过迪拜原油期货合约,成为亚洲市场交易量最大的原油期货合约,仅次于纽约和伦敦两大老牌基准市场的交易量。

国际能源署(IEA)、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等国际机构都对上海原油期货高度关注并进行了客观公正的分析。“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上海原油期货合约、基本运行制度、国际化制度、跨境监管的设计和技术系统对接等方面已经经受住了市场的初步检验。”上海期货交易所理事长姜岩认为。

其功能发挥效应初步显现。目前已有荷兰皇家壳牌等石油公司,采用上期能源原油期货合约价格作为基准价购买原油。此外,普氏、阿格斯等报价机构已取得上期所网页信息授权,在其所发信息产品中增列上期能源原油期货价格数据,同时增加了对上期能源可交割油种亚洲到岸价的评估。

姜岩强调:“与欧美成熟品种相比,我国原油期货仍存在一定差距。原油期货功能的进一步发挥,还需要市场进一步成长、境外参与度进一步提升、流通性和持仓规模进一步增加,交割制度还需经过实践检验。”

6月20日,在原油期货上市的第86天,VLCC型油轮“亚洲进步5号”在大连港靠泊,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保税油库迎来了首批期货原油的入库,这标志着中国原油期货开始进入交割业务的实质性操作阶段。

更重要的是,原油期货的平稳运行将为期货市场的全面国际化奠定政策基础;为期货市场的全面国际化积累监管经验,建设完善跨境监管体系;通过引进境外投资者来推动现有品种和规则制度的国际化,积极探索“走出去”路径。

日前,中国证监会批准了上期所20号橡胶期货为特定期货品种立项,将复制原油期货的“国际平台、人民币计价”模式。原油期货正引领期货市场开启国际化新征程。

17载酝酿而成落地上海辐射全球

原油期货的诞生并非一日之功,前后酝酿了17年。2001年起,在中国证监会领导下,上期所开始研究论证石油期货交易。由于当时上市原油期货的市场条件不够成熟,交易所对石油期货产品的上市路径作了顶层设计,提出分两步走的策略:先从石油产品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燃料油起步,开展燃料油期货交易,积累经验,创造条件,逐步推出其他石油期货。

2004年,燃料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交易。经过近10年十分活跃的交易后,由于现货市场发生了根本变化,其衍生品燃料油期货的作用随之消失,交易逐渐清淡。

2013年,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了另一个石油期货产品——石油沥青期货。目前,石油沥青期货的成交量在全球能源期货合约中排第5位。

通过燃料油期货、石油沥青期货交易,上期所对石油期货合约的设计、交易结算、交割流程、仓库管理、风险控制、市场监管等作了全流程的实际检验和完善,为原油期货上市奠定了基础。

2012年,第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稳妥推出原油等大宗商品期货品种的要求。同年,我国对《期货交易管理条例》作出修改,删除了限制外国投资者参与国内期货交易的规定,允许外国投资者参与境内特定品种的期货交易,也为原油期货打开了连通世界的大门。

与国内其他商品期货品种不同,原油期货从一开始设计时就定位为一个国际化市场,对全球的投资者,包括跨国石油公司、原油贸易商、金融机构开放。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证监会加快推进国际化原油期货市场建设的步伐。包括发改委等在内的多个部委,以及上海市政府,从产品设计、交易结算、交割安排、市场参与者制度、标的原油确定、海关申报、税收制度、监管规则调整、跨境监管安排等方面开展了全方位的组织协调和筹备。

2018年3月23日,上期能源完成中国香港自动化交易服务(ATS)注册,新加坡RMO注册也在稳步推进。同时,新加坡办事处已开业运行,迈出接轨国际、吸收国际监管经验的重要一步。3月26日,原油期货在上期所正式上市。

而原油期货选择在上海率先起步,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也具有重大意义。以原油期货上市为契机,依托上海自贸区的优势,借鉴相关政策经验,有助于加快拓展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丰富金融产品和工具,提升配置全球金融资源的功能和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不断增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辐射力和全球影响力。

上一篇:“保险+期货”最新路线图
下一篇:渴!渴!渴!东北玉米大豆遭遇大面积干旱